首页  学院要闻  系部信息  教育教学  科研办案  合作交流  警察培训  院报在线  心灵驿站  学生活动  公安要闻  反腐论坛  视频报道  主站首页 
今天是:
关键字:  
您的位置: 首页>心灵驿站>正文
2016-03-11 14:33 王皓玄  学生三大队   (阅读次数:)

我是早晨七点到家的,天微明,村里静悄悄的,除了狗吠。

我独自骑着车,从镇上到村上,一束灯光沿着乡村公路闪闪烁烁,这条路我走了很多次了。从镇上出来,左转,有一座大桥,这是一段上坡路,上了坡,有一所学校。过了学校,然后上坡,再下坡,这是新政府。这儿有一个红绿灯,过红绿灯左转有一座彩虹桥,可以回到镇上,右转是高速入口,直着走,是回家的路。

过了红绿灯,有一个公交车站,新设的,因为这儿有一个新建的小区。过了小区,向右大转弯,再向左大转弯,便可一路直下,坡脚很平,水土优良,种有大片稻谷,右侧2000米的高地上,耸立着我的初中校园。从坡脚前行1500米,右转,然后左转,过了5个减速坎,沿着河岸一直走,过两个村子,到第三个村头,有一座别墅式的小洋楼,过一个减速坎,有一所小学,右转,从学校门前经过,再过一个减速坎,不远处有一个路口,左转,正式进入“村村通”公路。

前面是一段连续坡段,路在左侧山脚,至此,城市霓虹灯光和喧嚣声灭绝。灯光投射在路边的草地上,草是枯黄的。渐渐地,起了雾,风吹来,是冬天特有的刺骨的冷。我不禁觉得荒诞,刚刚走过的地方稻谷长得正旺!

前方是一片森林,路在森林里沿着山势蜿蜒盘旋,森林中段是一家彝家农家乐,出了森林,在不远处的三岔路口左转,这儿有一块路牌,记录着从这儿到我们村里这条路的修建时间、占地面积、耗费资金……左转之后,路很陡,有超过70度的直坡,接着就是短距离的“之”字形,转过九道大弯后,再爬上一个大坡,就上了山。

上山之后,四周白蒙蒙的,银装素裹的世界出现在我的眼前,没有月光,四周却是敞亮的。风更冷了,四周很静,只有发动机的声音。回头,能看到镇上的霓虹灯照射在它的上空,五光十色,热闹至极。这儿和那儿不是一个世界,这儿只有一片白,纯洁的白,静谧的白。

在这个银白色的世界里,我缓缓前行,时而望望曾经牧牛放羊的山坡,时而想想曾经嬉戏打闹的坝子地,记忆就这样侵袭而来,我们在黄沙坡上弹玻璃珠、在坝子地里赛马、漫山遍野的赛跑……

回到山里,我才能感受到自己的野性,曾经,带上蜡烛和小伙伴到山洞探险,徒手和小伙伴攀爬山崖,漫山遍野的搜刮可以吃的野果……只是,如今应该没人会在山里乱窜了吧,曾经的小伙伴也已各奔东西。

我疯、我乐、我哭、我笑,全在这山里。她看着我长大,我陪着她度过十余个完整的春夏秋冬,我走的那天,她沉默着,一句话都没有,我向她道别,她也默不作声。我走之后,她静静地看着我离开的方向,站了很久、很久。我想,我走后,山是孤寂的,现在的孩子们,乐趣不在山里。

前方是山崖,公路一直顶到崖边上,突兀的左转。我在这停下,在这儿,可以清晰的俯瞰全村,村头的电杆树静静地站着,房屋零星地穿插在落了叶的树枝间。记不清有多少次,或是水露未干的清晨,或是闲暇的午后,亦或是彩霞云绕的傍晚,我总是喜欢爬到这儿,坐在旁边的草地上,静静地看着这个可爱的村庄。

我一眼就看到了家,在村庄的最右上角,屋顶的烟囱里冒着淡淡的烟,对的,就应该是这样的,晚上睡觉前把泥煤兑水弄黏,铲上一铲把炉火盖严实,家里整晚都是暖洋洋的,还可以保存下来火种,第二天一早,只需把炭灰弄一弄,再把打结的煤顶钻个洞,一会儿就暖和,不用在冷冷的早晨生火。

从这往下,路像是劈出来的一样,从崖顶沿着崖壁斜斜的顶到崖脚。我骑得飞快,已经不在意路边静静伫立着的玉米草堆,全村的狗吠声震天响也已经不重要了,我沿着回家的路,从村民的房前或屋后绕来绕去,终于到了家。停下,掏手机,“七点”,天微明。

我听到有人叫我,我翻了个身,撸了撸被子,继续,这是一个难得可以睡到八点的周末。

我是早晨七点到家的,天微明。推开门,炉火正旺,里屋传来父亲的鼾声。

 

(写作背景:我从西南到东北,距家2000余公里。三个多月了,我无数次梦见自己回家的情形。我记得回家路上的一道弯,记得路边的一草一木、一栋建筑,甚至是路上的一个坑、一块石头,虽然也许他们都已经不在了。我见过了一望无际的大平原、去过了一线的大城市,但我却更爱那山和那村庄。)

关闭窗口
 
相关文章  
读取内容中,请等待...

中国刑事警察学院新闻文化网  版权所有 (网络信息中心技术支持)

浏览总数:
今日浏览: